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创业故事 > 正文内容

郑茂轩:90后大学生创业之路

盛夏炎炎,正当许多大学毕业生茫然而焦躁地四处寻找工作时,郑茂轩,这个90后大学毕业生却已经有了自己颇有小成的事业。郑茂轩今年刚从西安体院运动训练系毕业,却已经是屏南一家知名餐厅的老板。

  今年6月,父亲英年早逝,23岁的郑茂轩撑起了这个家。早在1年前,当他知道父亲得到重病时,就暗暗下定决心,为了一份沉甸甸的心愿,他在家乡屏南创办一家颇具特色的餐厅。半年多的倾心经营,他的“凯城餐厅”初具规模,还安置了52名待就业人员,当地许多客户慕名而来,生意可谓蒸蒸日上。近日,记者走近这位年轻的90后老板,也了解了他的创业心路历程。

 

   回乡创业,只为父亲最后的心愿

  2012年,和大部分90后年轻人一样,郑茂轩过着无忧无虑的大学生活。“一点天真,一点自我,一点梦想,一点追求,一点叛逆;上网聊天、玩游戏,有时还闹点事不上课。”郑茂轩说,那时他还是西安体育学院运动训练系大三的一名学生,他正为刚领到的跆拳道黑带一段的证书而高兴。教练告诉他:“我看了你的比赛,你现在已经有黑带二、三段的水平了。”

  郑茂轩学拳有一股韧劲,一如他平日里为人处世。2007年,他参加“全国中学生跆拳道锦标赛”,在一场激烈比赛中,他被击碎了一颗牙。按规则,比赛中出血要终止比赛,他硬是咽下碎牙和血,将比赛进行到底。最后,他取得前八的好成绩。

  2012年7月的一天,郑茂轩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,父亲患“运动神经元”疾病。病危!郑茂轩急忙办了请假手续,回到老家屏南。

  在病床前,他见到憔悴的父亲。父亲告诉他:“男儿孝不能床前孝。”父亲还问他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  郑茂轩从医生处知晓,父亲时日无多。他想了很多,明白了父亲的意思:父亲是希望他能干出一番事业,他也把这当成父亲的遗愿。

  郑茂轩决定陪着父亲度过最后的岁月,在屏南干一番事业。他在工地打过工,也在少体校代过课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在朋友唐斌的结婚宴席上,郑茂轩和唐斌在交谈中萌生共同创办餐厅的想法。

  唐斌是成都人,从事厨师职业15年,在屏南生活和工作6年,对屏南的饮食文化和产业比较熟悉。说干就干,他俩着手寻找店面。

  2012年底,凯城酒店邀请他俩承包厨房,两人决定:要干就干大的,承包整个餐饮部!2013年1月10日,他们正式签订了合同。

 

   为了52名员工就业继续干

  签订合同后,他们趁热打铁立即行动,招工、聘请厨师,添置空调,重新整修冰库,添置餐具……短短5天后,凯城餐厅就开始正式营业。

  可经营之路并不平坦。

  摆在眼前的第一个难题就是,餐厅前身是别人经营,口碑并不是很好。两人认真琢磨,当务之急就是怎样让客人认可,吸引回头客;再进一步,让熟客主动帮助宣传,扩大影响力,树立口碑,提升餐厅知名度。

  “立足于屏南,家常菜为主打。”郑茂轩和唐斌研究后,又定下经营理念:环境好,质量高,价格低,薄利多销!

  餐厅采取了针对性措施:降低价格,返还部分价差利润。普通酒宴市场价每桌1600元,餐厅1400元。为提高质量,进行菜式花样改造,推出特色菜品“鸭首鸭露”、“广式乳猪”等。餐厅加大了海鲜的用量,为保证用料新鲜,花费1万多元加装和更换海鲜池设备,每隔两三天更换一次海水;为保证设备良好运转,还专门成立2人组成的“工程部”;餐厅就餐环境需要提升,他们为装修一个大型包厢花费30多万元。

  2013年2月底,受市场和政策因素变动影响,忙于业务的两人发现餐厅经营业绩下滑,员工情绪很受影响。他俩面临两难抉择:屏南大型酒家有没有出路,要继续办下去吗?家人和朋友都不赞同他们继续办餐厅,或委婉或直接地纷纷表示反对。而若不办,自己倒是落得轻松,但52名共同创业的员工将面临失业,他们及家属将如何安置?

  郑茂轩思虑良久,最后咬紧了牙,继续干!

  “我俩最后一致决定,没有路,我们也要闯出一条来。”唐斌说。

 

   打响“招牌菜”一波三折

  婚庆酒宴,散客、旅行社团队就餐和企业定点接待成为餐厅营业的主攻方向。为提升品质和知名度,他们决定在特色菜上做文章,“鸭首鸭露”首先获得认可,成为散客必点的招牌菜,而“广式乳猪”名气的打响则一波三折。

  一次,餐厅承办了21桌的酒宴,照例推出了“广式乳猪”。该菜口味独特,必须趁热吃,而餐厅条件限制,一次只能制作10桌的分量。因经验不足,餐厅提前做好一部分“广式乳猪”,开席时重温,结果口感不佳,客人反响不好。“招牌菜广式乳猪味道不地道”的说法陆续传到他们耳中,两人忧心如焚,决定汲取教训,只在10桌内的酒席上推出“广式乳猪”,对10桌以上客户点这道菜进行婉拒。

  在这之后,有很多客人听说后专程赶来一探究竟。“听说你们的‘广式乳猪’味道不咋地?”郑茂轩微笑以对,挥手让服务员上热气腾腾的招牌菜,结果客人们大快朵颐,连声叫好。该店招牌菜又逐渐受到好评。

  为提升菜品,餐厅先后更换三位烧腊师傅,最后以20万年薪挖来了拿手深井烤鹅、叉烤肉、腊肉的云南烧腊师傅。加之餐厅定价适宜,回头客渐多,餐厅接办酒宴业务日渐红火。

  “小郑,小郑来了”……屏南圣阳集团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纷纷和郑茂轩热络地打着招呼。然而,半年前他可没有这种境遇。郑茂轩主攻企业定点接待,起初他满怀信心,对当地知名企业一一登门造访。不想人家一看是位20出头的毛头小子,直接“敬而远之”,郑茂轩遭遇了闭门羹。

  郑茂轩的犟脾气上来了,“磨,铁杵也能磨成针,我就不信打不动你们老总。我天天去,欢迎也好,不欢迎也罢。”郑茂轩发挥“磨”字决,风雨无阻,每天定时登门造访。阳光、开朗、健谈的郑茂轩渐渐赢得了公司工作人员的好感。“凯城小郑”这个亲切的绰号慢慢传开来,闽锋集团老总也被这个年轻人的真诚所打动,于是请他到办公室详谈。

  2013年3月初,餐厅迎来第一批企业接待客人。闽锋实业的贸易伙伴,西航集团客人一行16人来到凯城餐厅就餐。客人们对其用餐环境和特色菜品赞不绝口,福建屏南闽锋实业集团成为凯城餐厅第一个“企业定点接待”客户……就这样,郑茂轩发挥着他“天天去”的精神,“凯城小郑”的绰号传到了“大创”、“圣阳”、“碧全”等许多屏南知名企业。

  “尤其是承办百威酒会接待那一次,来了400多人,那次的成功接待,让餐厅知名度一下子打出去了……”唐斌笑着说。

  为方便接送客人,餐厅购买了自己的商务车。现在,他们“定点接待”客户由当初的一两家发展到现在200多家。今年7月,全国少年拳击锦标赛在屏南举行,他们的餐厅成为定点就餐点之一。

  历经艰辛的经营历程

  郑茂轩说,他的内心世界并不像外表那么阳光、乐观,隐藏着酸涩和脆弱。自从明白父亲再不能为他遮风挡雨,他就暗暗对自己说:“我要干一番事业,为我自己,更为了告慰父亲。”

  2013年1至3月份,餐厅亏损近60万元,当时餐厅靠婚庆酒宴一条路走,企业接待业务拓展进展不顺,资金压力大,快要经营不下去了。债务、日常运转经费、52名员工的工资和各项开支,像一撂沉重的担子压在他们肩膀上。

  “一方面这些人是和我俩一起创业的,另一方面他们在我俩最困难的时候没有弃我们而去,如果这时候(餐厅)选择倒闭,他们失业了,找工作、生活什么都有困难,对社会也是个负担……我们心里也不是个滋味。不到万不得已,我不会选择关门。”郑茂轩说。

  郑茂轩和唐斌那段时间非常压抑,“以前学习的时候对时间没什么感觉,可现在对15日非常敏感,因为要给员工发工资啊,又没钱!那些日子印象太深刻,白天我们面对员工要胸有成竹、镇定、微笑,欠很多钱也要笑。可一到晚上,整个人放松下来,压力太大了,实在受不了,就开车上高速,去双溪鸳鸯湖畔,看着那静静的湖水,感受那宽广的胸怀,心一下子就静下来。然后往湖里扔一块石头,扔得远远的,用力地扔,大声地吼叫,发泄自己……两人哈哈大笑,轻松多了。”郑茂轩说。

  在他们办公室,一张很大的办公桌,沙发、椅子、茶几,陈设简约、大方。“你看这。”唐斌伸手指了指沙发背后一个木制立式衣架,记者注意到衣架上晾着两条毛巾。

  “这是我们日常办公的地方,也是我们熬夜睡觉的地方。郑茂轩昨天晚上就睡在这儿,早上五点多过来时,看见他躺在沙发上,睡得很熟,流鼻血了,沙发上、衣服上、地上淌了好多血。他自己一点都不知道……我把他叫醒。”唐斌告诉记者,“别看我们平时在外像个老板,其实,我们经常在办公室加班到深夜,清晨很早就起来了。”

  “我出去都和别人说我是86年出生的,因为这样看起来会显得成熟一些。不然,我要是和人家说90年出生的话,别人会觉得我们是不懂事的孩子,没责任感。”办公室柔和的灯光照在郑茂轩身上,这个90后的小伙子显出一份成熟、坚定、大气,还有一丝隐隐的沧桑感。

  “挺怀念大学生活的,那时候无忧无虑……嗯,明天我要去青海省考察,听说那边的餐厅经营很有特色,打算去取取经。”郑茂轩说着,流露出一丝憧憬的神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