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表格下载 > 正文内容

李嘉诚:树大招风 引起社会仇富很正常

“超人”李嘉诚的“家事”、“司”事,都是大事。


  3月26日的长和系年报记者会上,李嘉诚再次强调,其退休后将全职参与旗下基金会的营运工作。在被问及去年其增持公司股票的次数远少于2010年及2011年的原因时,称资金需留作其他用途,例如旗下基金,以及两儿子要发展生意,都需要用到资金。
  被追问是否要安排次子李泽楷的投资,他坦言:“你知不知道他用了多少钱了?超过100亿。”他笑言,“100亿是港元,若是美金就晕倒啦!”
  此外,他还透露,不计算公司,单单是他本人,在过去30年通过旗下基金的捐献,就已达130亿港元。
  不过,即便如此,业绩会前,多个社会团体手举横幅和标语在长实集团大楼内,抗议李嘉诚年赚逾67亿港元,却合理避税缴纳零元所得税;要求政府创设“李嘉诚税”,即资产增值税、股息税和累进利得税,通过财富再分配解决香港贫富悬殊的问题。
  李嘉诚对此一笑置之。“这正是我多年来加大海外投资的原因,树大招风,引起社会仇富很正常。既然大家不愿意看到我垄断香港,那我就去欧洲、去北美、去内地投资。”
  说到正经生意,李嘉诚两大旗舰上市公司,长实与和黄的业绩,都超过了市场预期。
  分别来看,和记黄埔去年核心盈利减少53%至261亿港元,原因是2011年,和黄净利润猛增1倍至创纪录的560亿港元,主要受惠于443亿元港口信托在新加坡上市的一次性所得。撇除超常高基数因素后,2012年和黄经常性溢利(未计物业重估)同比上升21%至279亿港元,胜过市场预期;
  而长实摊占和黄业绩前的溢利增长6%达191亿港元。投资物业重估后,股东应占纯利按年下跌30%至321亿港元,也高于券商预计平均数。
  当日,“李超人”表达了继续投资中国内地的浓厚兴趣。
  李嘉诚特意谈到了深圳前海特区,称看好前海作为金融中心的发展潜力,目前已初步接洽了各相关方,征得股东同意后,可能部署相关投资,但拒绝透露具体项目。


  欧洲3G强劲复苏


  3G业务曾多年拖累和黄盈利,在2010年首次盈利后,电讯业务随着流动数据市场份额的提升和多国4G牌照的落实,竟成为了新的“摇钱树”。
  2012年,欧洲3集团的表现最为强劲,智能手机和流动数据推动数据服务呈“爆炸式”增长。其中3奥地利于今年1月正式完成回购Orange Austria的所有权益,对集团收益贡献显著提升。
  和黄董事总经理,素有“打工皇帝”之称的霍建宁表示,集团会继续专注于争取高利润客户,维持严格的成本控制规定。首要目标是取得最高营运杠杆比率,摆脱高额手机补贴的旧模式。
鉴于和黄的欧洲业务颇具防守性,包括大摩、德银和瑞信均先后上调公司股票目标价。大摩目标价由75港元大幅调升25%至94港元。德银和瑞信分别上调目标价18%和3%,最高见109.6港元。


  香港3G频谱风波


  近期,香港政府欲在2016年收回1/3或所有3G频谱重新拍卖,消息一出,引发和记电讯、CSL、数码通和香港电讯集体反对。市场猜测政府此举是为内地营运商“南下”铺平道路。
  对此,霍建宁坦言,若当局执意回收频谱再拍卖,本地电讯商只能以高价与内地电讯商争夺,加上兴建更多基站,势必增加额外支出。他说:“在商言商,成本会最终转嫁于香港的消费者,希望政府三思而后行。”
  长和系接班人、副主席李泽钜则表示,无需过度解读政府表态。只要本地电讯商用足3G频谱,相信政府会自动续约。
  他又指,内地三大电讯商每年盈利过千亿元人民币,香港市场微不足道。若果真大举开放本地市场于内地运营商,而香港电讯商则受制于法规所限不能“北上”,似乎欠缺公平,所以才会引起整体行业的反对。